叶修和我
天长地久

【韩叶】送外卖送到前男友家之后[一发完]

*OOC瞩目

*韩叶only

@伞下的风 小可爱的点文,没有写鬼畜的后续,写了这个,希望不要嫌弃qwq


00.

一个月前,韩文清和叶修分手了。




01.

【一个月前】

老韩:东西给你整理好了,你到时候直接拿走就行。

老韩:钥匙记得留下。

君莫笑:[ok]

当时的叶修看到对方明明显示着“正在输入中……”,可对话到底还是没有继续往下。





而现在,叶修站在韩文清家门口,抬手想要敲门,顿了顿,最终也没能敲下去。







02.

叶修和韩文清,荣耀附中臭名昭著的东邪西毒。

这两人没分在一个班,一开始彼此也不认识。直到校运会上两班的同学间起了点口角,眼看就要动手了,而正巧都作为班长的他们不得已只好出面调解。

结果两个矛盾当事人没怎么着,这两人倒是莫名其妙动起手来,吃了警告处分,从此结下了梁子。一点也打算往“不打不相识”的和谐有爱套路发展。




然而缘分到了谁都拦不住。高二文理分科后,他俩到了一个班。

新的班主任大致了解了两人间的疙瘩后,大手一挥,决定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去,然后就把韩文清和叶修安排成了同桌。

从此这个班再无安宁。





03.

韩文清整个人就是一大写的凶神恶煞,被老师钦定为班长。

这可苦了叶修。

班长有扣个人操行分的权利,虽然最终的生杀大权还是掌握在班主任手里,不过班长的打分在学期总评里也占5%。而叶修,就是一个喜欢给韩文清的桌子制造垃圾的破烂小王子。

这还不算什么,韩文清大人有大量,除非忍无可忍,不然不会真扣叶修的分。所以神奇的是一个学期下来,作为韩文清的死对头,叶修被他扣的分是最少的。

对此,叶修的说法是:“我没那个胆在太岁头上动土。”

韩文清:“……”

韩文清:“其实他还挺乖的。除了喜欢制造垃圾。”

班上其他人被这个“乖”字雷得外焦里嫩。

从此荣耀高中本届多了一个未解之谜:叶修到底给韩文清灌了什么迷魂汤,才让韩文清说出此等神志不清的评价?

苏沐橙答曰:爱情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没错,韩文清和叶修,在本年级里还有不少cp粉。不过这些cp粉都是以前高一时的同班同学和现在的同学们,以女生居多。

这些妹子私下里偶尔还会故事接龙写yy小作文,同班的还会靠视奸瞎jb磕糖,不过都只是开开玩笑,也不会上升真人。所以韩文清甚至都不知道cp粉的存在。

叶修一开始也是不知道的,直到好闺蜜苏沐橙无意间说溜嘴。

面对叶修的满脸黑人问号,苏沐橙强词夺理:“总是要找点乐子来填充无聊的课余生活的嘛。”

叶修:“您这乐子也忒辣了。我没法和你共享这份快乐。”

想说的沙雕话抛干净了,苏沐橙说:“如果你不高兴的话,我让大家停一停。”

叶修叹了口气,说:“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别让老韩知道就行,不然他会炸的。”

而且……现实中不能如愿,让他沉浸在幻想里满足一下自己那点不可说的小心思,也挺好的。






04.

高二下学期,叶修的好日子到头了。

原因很简单,开学第一天,他蹲在厕所里偷偷抽烟时被韩文清给抓了。

“其实这是烟糖,真的。”叶修心疼地看着韩文清手里那包刚买没多久的烟,睁眼说瞎话。

韩文清不说话,冷冷地瞪着他。

叶修一开始还讪讪笑着,后面也感觉到韩文清是真的生气了,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韩文清拎着叶修的领子拖着他站起来:“叶修,你好大的胆子。”

叶修沉默了一下,说:“你可以现在就告诉老师。我无所谓。”

“被记过也没关系吗?”

荣耀高中最近对品德方面的管控越发严格,叶修敢顶风作案也是真的猛男。

见叶修不回答,韩文清把烟盒塞进口袋里,揉了揉眉心:“多久了?”

叶修很老实:“寒假刚开始。”

那也还好。韩文清又问:“为什么……算了,你自己能戒吗?”

叶修苦笑着摇摇头。

韩文清说:“那好吧。以后我帮你戒。”






叶秋:“所以为什么这个逼要跟我们一起回家!!!”

韩文清气定神闲,我自岿然不动,给了叶修一个眼神让他自己解释。

叶修瞟了韩文清一眼,冷笑着弹了一下食物链底端的弟弟的脑门:“因为他入赘到我们家了。”

韩文清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05.

后来,韩文清知道了叶修开始抽烟的理由。

叶父叶母离婚了。






06.

叶秋被判给了母亲,而叶母因为工作调动的缘故,必须要离开这个城市。

转学手续办的挺快,他们走的那一天是周末,叶修去送了。

深秋的夜晚风很冷。叶修穿着睡衣,外边只披了一件校服外套。他在寒风中不自觉地微微发抖,神情有点恍惚,直到车尾的黄光消失,才哆哆嗦嗦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好半天才打着火。

浅浅的烟雾从火光下飘出,叶修站在那里,好像与世界分离了。

直到一只手压到他头上。

“……别怕,是我。”韩文清微微喘着气,似乎是刚跑过来的。他看着叶修有些无神的眼睛,犹豫了一下,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

叶修痛得“嘶”了一声,眼泪都差点出来。韩文清有点尴尬,放轻动作再次揉了揉,其中珍视的意味被好好掩藏了起来。

叶修没把烟掐灭,有点不自在的把韩文清的手拉下来:“怎么知道的?”

韩文清很诚实:“班主任告诉我的。”

叶修低头吐了口烟,没再说话。

韩文清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人带上,牵着他走了起来。

叶修终于说话了:“去哪里?”

“去……”韩文清想了想,说,“随便喝点什么热的吧。你站了应该也挺久的吧?感冒了就不好了。”

顺便去找星星。

找从你眼睛里逃走的星星。







07.

高考出分后一个星期,荣耀附中开了毕业会,从早一直疯到晚。

班主任挨个问了有来的人的去向,从韩文清口中得知他和叶修都要去荣耀大学。

走之前班主任还感慨道:“你们刚升高二那会儿,我其实也怕把你们安排在一起会出事,不过现在看来我的决定挺明智。”

叶修勾住韩文清的肩膀:“咱给老冯做一面预言家的锦旗怎么样。”

班主任一脸胃疼:“叶修你闭嘴!”





放着音乐在学校里公然蹦迪也没人管;可以在宿舍里狂玩手机不怕宿管查,甚至有人拉着宿管一起开黑;小情侣光明正大地腻歪再也不用偷偷摸摸。

因为他们要离开这个学校了。

到了晚上,学生们都聚集到操场上等待烟花。

韩文清和叶修待在原先的教室里没下去。其他人都去操场了,整间教室只有他们俩人。

烟花在空中炸开的那一瞬,原先昏暗的教室明亮的如同白昼。此刻的眩目里,韩文清听到叶修说:“老韩,你看。”

随后他们拥吻在一起。

“看着我。”







08.

明明大学四年他们都在一起。

可今天,却正正好是他们分手后的一个月。





韩文清开门时见到叶修,一时间也是愣住了。

“来拿行李的?”

“来送外卖的。”叶修说,“朋友的店人手不够,拉我来帮忙。”

韩文清看了眼空荡荡的车篮:“到我是最后一份?”

叶修点头:“对。送完你的我就可以回家了。也可以顺便……拿行李。”

叶修低头看地板,韩文清却盯着他的发旋。两人沉默了近三分钟,叶修先打破僵局:“……快点吧。老韩,你什么时候这么墨迹了?”

“那你倒是抬头。躲着我的视线干嘛?”韩文清没好气道,“你忙活这么久也辛苦了,进来歇歇吧。”

叶修没拒绝,锁好车进了自己熟悉的小屋。他一进门就瞄到了被打包整理好的他的行李,内心五味杂陈。

他掏出手机:“我送到了,你就意思意思给个五星好评吧。”

韩文清依言照做。他把外卖打开,朝叶修推了推:“没吃饭吧?”

叶修:“嗯。”

韩文清仰头吐出一口浊气,声音有点闷:“那你吃吧。我再点一份。”

叶修张了张嘴,还没说点什么,韩文清又说:“你看你,自己生活连饭都不好好吃……没有我你该怎么办啊。”

“你慢慢吃,吃完了就别走了。”韩文清的语气难得没那么强硬,“……好吗?”

一股奇异的情绪涌上心头,叶修声音干涩地说:“好。”







09.

相遇后的第三年,他们在一起了。

在一起后的第四年,他们分手了。

分手后的一个月,他们又复合了。

-END-

dbq我知道很ooc😓

评论(13)
热度(202)

© 桃型行不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