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和我
天长地久

【all叶】你可真是个万gay迷[一发完]

*沙雕段子
*OOC瞩目


00.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气场?
……班里平时懒散对事认真负责的班长叶修大大,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吸引各种基佬。


01.
分班考后,大部分同学还留在一班,但有小部分人翻车,考试失利被调到了别的班去,所以自然也会有考的好的人顶上那些空出的位置。
新来的黄少天开朗大方,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但是他似乎特别偏爱叶修。

叶修的同桌李轩觉得自己特别可怜。
每天只要他一离开座位,哪怕只是笔掉了滚的有点远,站起来去捡一下,一回头就会看见某黄姓机会主义者已经一屁股坐在了他的位置上,在一脸无奈的叶修耳边叽叽喳喳。
久而久之,李轩已经习惯了这种凄惨的日常,每天一下课,他就自觉坐到黄少天的位置上去,把叶修身边的位置留给那位黄姓给佬。
一开始他还会跟黄少天的同桌吴羽策吐槽一下黄少天,可得到了吴羽策“可恶,又被姓黄的抢先了”的回复后,李轩就放弃了和这群给佬交流。
……不过,跟叶修做同桌,感觉真的挺好的,怪不得那么多给佬前仆后继想申请换座位。


02.
副班长周泽楷平日寡言少语,这似乎是因为他小时候曾是留守儿童,所以渐渐形成了这样有些自闭的性格,只有身为他发小的学习委员江波涛能和他多说几句话。
调了座位之后周泽楷成了叶修的同桌。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根正苗红的好学生,秉持着团结同学的理念,叶修对这个沉默的新同桌展现出了十二分的耐心,讲话都比平时声音软了些。这样的区别对待让黄少天同学大呼不公平。当然,叶修懒得理他。
黄少天一开始也就是随便嚷嚷,这个班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副班长有轻微自闭的事,他也不会真的去计较什么。
——只是周泽楷三番五次在黄少天和叶修聊天时突然插入把叶修吸引走就算了,某次趁着叶修不注意他对黄少天反比剪刀手那嘚瑟的意味不要太强好吗?!
黄少天什么都懂了,可他又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悲痛无比的在心里骂叶修真是个迟钝的大猪蹄子。
然后他发现某人似乎和他一样悲痛。
“看到小周和叶班关系这么好……我还是挺嫉妒的。”江波涛苦笑。
“理解理解,这种好朋友被抢走的滋味是不好受。”黄少天说。
“不。”江波涛淡淡睨了黄少天一眼,“我和你一样,嫉妒的是小周。”

黄少天:“……”
黄少天:“…………”
黄少天:“………………”
又来一个给佬!怎么他偏偏就看上了这么个万人迷呢?!


03.
“就连外班的给佬也对我们修修趋之若鹜。”
叶修:“……别乱用词!”
苏沐橙笑笑不说话,她维持着漫不经心的表情靠的离叶修进了些,立刻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警惕视线。
哎哟,生活委员张新杰同学,你暴露了哦。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故作冷静的回头继续刷题去了。

苏沐橙口中外班的给佬,代表人物之一是方锐。
方锐原本也是一班的沙雕担当,可惜分班考时他以一分之差被黄少天踢去了二班,现在只能委屈一下,从一班的沙雕担当变成了原一班的沙雕担当。
其实一班二班都是重点班,虽说按排名分班,但其实两班除了个别学神,其他人的实力都相差不算太大,故而两班的所有老师都是相同的,一班也就是名头比二班更好听一些。所以对于方锐来说,最痛苦的是叶修身后的风水宝座易主了。
以往方锐坐在叶修身后时的典型行为:
天天忘带各种文具,还偏偏只肯找叶修借,每次叶修都一脸嫌弃地借了。
有不会做的题就去问叶修,一心二用在认真听题的同时还能找到各种机会揩油,嘴唇总是若有似无的擦过叶小班长的脸颊,然而认真讲题状态下的小班长对此一无所知。
一下课,借着天时地利人和用最快速度以上厕所/装水/散步为理由把叶修拉走,其他蠢蠢欲动的小给佬们只能看着两人的背影恨的牙根痒。
……
方锐对叶班的种种不轨举动已经引起了众怒,就在这时,方锐被黄少天踢去了二班,给佬们顿时又幸灾乐祸了起来。
不过比起方锐,更让人觉得可恨也更让人幸灾乐祸的就是苏沐秋了。苏沐秋文理双修,和父母慎重的讨论了一个晚上,最后选了文科。
以前,苏沐秋作为叶修的竹马竹马,和叶修互动量最大,也是难得能从方锐手中抢下叶修的人之一。只可惜文科班在另一栋教学楼,他想要像方锐那样串班玩都不行,就连叶修本人偶尔都会打趣:“我有一个朋友,数学题写得特别溜。后来,他去了文科班。”
苏沐秋心里苦,每每听到都恨不得用自己的嘴堵住叶修的,可惜他不敢,只能和文科班同病相怜的叶秋一起睹对面理科楼思人。


04.
荣耀高中的宿舍制是四人一间,高二分完班后又重新照排名分了宿舍。叶修和张新杰、喻文州、王杰希一间。
为了泡小班长,喻文州钻研了许多校园纯爱小说。
喻文州的惯用伎俩一:洗澡时假装忘拿内衣物,让叶修帮忙拿。
张新杰顺手帮他递了。
喻文州:“……谢谢。”
张新杰:“不客气。”
喻文州的惯用伎俩二:和叶修一起吃pocky,刚想提出玩pocky游戏,神出鬼没的张新杰又出现了:“少吃一点零食,对身体不好。”
叶修知错就改:“好好好,谢谢您嘞。”
张新杰偏过头:“……这是生活委员应该做的。”
喻文州:“……”
……
喻文州匿名投诉了张新杰。

另一位对叶修有企图的给佬王杰希心机程度和喻文州不相上下。
王杰希的惯用伎俩一:把校服弄湿,和叶修借校服,试图玩男友衬衫play。
张新杰及时赶到案发现场,把自己买来备用的校服借给了王杰希:“不用谢我,我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王杰希无言以对。
王杰希的惯用伎俩二:体育课跑完两千米,王杰希欣赏完叶修被汗浸湿的校服下若隐若现的肉体,正想递出泡了枸杞的保温杯,却又被张新杰截胡了。
张新杰揽住叶修的腰,也不嫌他一身汗,搀着他绕着操场走圈。
叶修有气无力:“谢了。”
张新杰有些不自在:“我只是做了生活委员分内的事。”
王杰希:“……”
……
王杰希把张新杰列入了暗杀名单。


05.
其实小给佬们再怎么努力也是没有用的,因为叶修只爱学习。
-END-

评论(33)
热度(741)

© 桃型行不行 | Powered by LOFTER